— 斐彧_网瘾戒断中 —

[美苏/Napollya]Two Innocents in Hogwarts

提要:拿破仑·苏洛发现他知道很多关于伊利亚·科里亚金教授的事。

弃权申明:所有角色都不属于我。之前看过一篇蛇院苏洛x狮院伊利亚,被萌到了。于是脑了这篇hpAU

警告:私设年下,师生

——正文——

〔一年级〕

拿破仑·苏洛发现他知道很多关于伊利亚·科里亚金教授的事。有时候他甚至比格兰芬多学院的人更了解他。
苏洛从一年级开始便显露出他对黑魔法防御术的兴趣与天分,联想起他的家族不免令人咋舌。伊利亚·科里亚金在毕业之后留校任职,接下了这门课。
伊利亚·科里亚金和盖比·泰勒关系很好,虽然苏洛有些不喜欢泰勒教授。
伊利亚·科里亚金教授晚饭后会去大礼堂溜达一圈方回教师休息室。他也许会在那里呆上一夜,只因为那里有充足的墨水,形式多样的羽毛笔以及写不完的羊皮卷。
伊利亚·科里亚金教授每个周末会去一次海格教授的小屋,度过一个下午茶的时间,多半是招待岩皮饼搭配蛋奶酒。
嘿,要他说的话,栎木催熟的蜂蜜酒才是佳酿。
伊利亚·科里亚金甚至是他的远亲。他的外祖母维多利亚·布兰登是苏洛祖父的表姐。因为她嫁给了一个麻瓜出身的巫师而被剔除了布兰登的族谱,而伊利亚·科里亚金的教父查尔斯·布兰登则是布兰登家族的法定继承人。不出所料,继承权终将回归拥有布兰登血统的伊利亚手中。
最后,伊利亚·科里亚金的阿尼马格斯是只橘猫。
你问他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自然是归功于他那群拥泵给他的小道消息。
至于他为什么会花费大量时间关注一位老师?
苏洛自己也说不出来,仿佛被施了结舌咒一般。

〔二年级〕

又是一个愚蠢的周三。课程安排上写着算数占卜,麻瓜研究和草药学,没有黑魔法防御术。
接下来的两天也没有。
伊利亚·科里亚金打破了“黑魔法防御术教授任期不超过一年”的诅咒,苏洛相信这一定会被写入《霍格沃兹,一段校史》之中。
他坐在斯莱特林的餐桌上,神色郁郁的插弄着一块糖浆馅饼,等着鸣角枭叼来预言家日报。
今天的头版是一种新发现的双尾蝾螈的介绍。苏洛略微嫌恶得翻看着,发现第三版和第四版之间夹着一张羊皮纸,两面都是空白的。
他没有订过这个,一定是恶作剧。
不过他得找到那个混蛋。
他拿出魔杖念了个咒语,“我命令你现出隐藏的信息”。
“我那个表弟有孙子了?啊…一头黑色卷发和你爷爷一样让人讨厌。”
噢,她应该是个熟悉的人。祖父的表姐,维多利亚·布兰登?
“说出你的现任持有者。”
“他已经过来了。查尔斯的教子也是够粗心的。”
苏洛转过头。
“你从哪里拿到它的?”伊利亚·科里亚金的脸庞布满了阴霾。
“额…你的猫头鹰送错邮件了”苏洛解释道,“科里亚金教授”随后补上敬称。
日后,苏洛知晓了这张空白羊皮卷的秘密,这是一张活点地图,详尽地画出了霍格沃兹城堡的每一个地方,人名,通道及应用的咒语也标在上面,成百上千个小墨水点跳来跳去。
而此时,超出他的眼见之处,他们两个人的名字重合了。

〔三年级〕

苏洛承认当他气喘吁吁地回到休息室,刚刚落座便看见一只守护神从天花板中钻出来,沿着垂下来的沉重的铁链悬挂着吊灯里出现时,他吓了差点从扶手椅上跳起来。
伊利亚·科里亚金从今年开始教授守护神咒,并破例申请从魔法部带来一只真的摄魂怪。
它披着斗篷,完全藏在头巾下的脸上没有眼球,什么也看不见,只凭感觉向人靠近,滑行着前进。在吞噬周围的空气时发出“吱吱嘎嘎”的声音,任何和平幸福,希望都会被它吸走。
散开的雾气重新聚合,渐渐浮现出一只北极兔的形态。那只北极兔蹲在了他面前,一只前腿搔了搔耳后。然后露出了牙齿。
是伊利亚·科里亚金的声音。
"苏洛先生,鉴于你私自离开校内,并且逾时返回。处三日禁闭,明天下午两点准时出现在我的办公室。口令是戈迪根茶。"
守护神没等到苏洛的回复,便撒开四肢奔跃而去。
他父亲的守护神是一只蜜獾。而蜜獾在古希腊被看做狮子的天敌。
但是北极兔周期性地重新换一层皮毛,正如蛇蜕一般,两者都被重生的象征。
他很好奇他的守护神是什么模样。

〔四年级〕

苏洛来到西塔顶楼的猫头鹰棚屋。
弗立维教授的办公室就在楼下,他刚刚因为魔咒课的表现而得到弗利维教授奖励的一盒会尖叫的糖耗子。
他找到伊利亚·科里亚金的猫头鹰,将包裹捆在它的脚上。鸣角枭半闭着眼睛,喉咙咕噜了一声。苏洛拿出准备好的猫头鹰食,轻抚它的羽毛。
苏洛无数次幻想过他和伊利亚·科里亚金接吻,最好来点小巧的糖果。对糖果的争夺会使接吻更加有趣。
他可以用自己的舌把对方的舌包卷于口中,上下左右回旋翻动,放肆的旋动。他可以舔对方的上下唇,让对方感受舌部味蕾舔掠的感觉。他可以在对方的口中,有节奏律动般的的绕着对方的舌尖,画圈似的缠绕。他可以探索对方的牙及牙龈的内外两侧,以刺激口内粘膜为目的。他可以缓慢,轻柔地略过对方的舌尖,介于碰触与不碰触之间,以产生一种特殊的亲密感。
当他真的决定这么做的时候,已经是三个月后了。
“噢!你们在做什么?”哭泣的桃金娘手掌捂着双目尖叫。
该死的,这个神出鬼没的幽灵。苏洛懊恼地摇头。
他只记得在大门上用抗扰咒,忘了施混淆视听咒了。

〔五年级〕

逢天晴晒被子,多半是因为习惯。另一种更直接的原因就是,湿了。
初次梦遗对苏洛来说是个美好的体验。意料之中的是床单被蹂躏地污迹斑斑。昨夜溅上的粘稠液体的味道还未消除干净,在空气中融合交织着。
苏洛庆幸他能够因为级长身份而拥有单人的寝室。
他坐回铺上新床单的卧榻,手掌握住勃起。汹涌的热流失控地溢出,积累成珠。
室内响起了又一轮喘息与低吼。

〔六年级〕

科里亚金教授布置的任务:写一篇关于幻影移形与门托斯的长篇论文。
苏洛咬着糖果羽毛笔。这篇文章他着手撰写很久了。
“幻影移形,必须由年满十七岁的巫师通过魔法交通司的考试,方可使用。
施咒过程通常伴随着“啪啪”的爆响。而外界因素对于咒语会产生影响。在强磁场或强引力场之中,幻影移形不能奏效。例如霍格沃兹。
用来限制幻影移形的不仅仅有外界因素,还有专门的幻影移形防止咒。”
他有空得要求伊利亚陪他练习一番。
“门托斯,特定的物品在被施了咒语以后,会发出一阵震动的杂音和奇异的蓝光。片刻后恢复原样,成为门钥匙。这个咒与必须在特定的时间触碰才能有效,且念这个咒语前须向魔法部提出申请。如果制作了不被承认的门钥匙,意味着“有多少命也不够”(阿拉斯托·穆迪语)。
魔法部地下六层有专门监管门钥匙的办公室,直属于魔法交通司。一定范围内不会出现两个门钥匙………”
苏洛停下笔,也许他能向父亲讨个权限。
好了,还差最后一段附言。
“飞路网,必须是官方认可的壁炉才能连接传送。飞路网管理局直属于魔法运输司。”

〔七年级〕

圣诞节,学院的人大多都回家了,平时人潮涌动公共休息室空荡荡的。
苏洛褪去厚实的棉衣,把一身雪花都抖落下来。小精灵依旧尽责地维持着壁炉里的火焰,虽然比往日微弱。
“火焰熊熊。”苏洛的魔杖挑动了一下,炉中的火苗猛的迸射出来,又瞬间回缩。室温提高了些许。
苏洛用手肘拄着下颌,斜倚在有着巨大靠背的扶手椅上。带着些困倦似得眼眸微眯。
他在等人。
门口有了动静,苏洛伸耳听去。来人的脚步急促非常。
“嘿,今天的晚餐用的好吗?”苏洛特意夸张了眉目露齿一笑。
“唔…餐后的果冻蛋糕不错。”伊利亚假装不经意得觑了觑他。
“科里亚金教授…”苏洛特地恶意地低声唤道。"我还没有吃饱。"
窗外的月亮升起来,将帘上的暗影拉的冗长巨大。

Fin

评论
热度(24)

2018-01-11

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