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斐彧_网瘾戒断中 —

[双豹组/金黑]腐骨-NC-17(上)

!恶魔之子Erik/!红衣主教T'Challa

※有第三方原创人物

※老梗新用。

正文

我又看见一位天使从天降下,手里拿着无底坑的钥匙,和一条大链子。
                                                                          ——启示录20.1

第三声钟声敲响的时候,熹微的晨光穿过彩绘的膺窗投射在的昏暗的教堂里,在古老的石壁上刻画出陆离的光斑。

K'Jaqun掐灭了彻夜燃烧的灯芯,安静地推开那扇紧紧关闭的门。

T'Challa跪在基督的圣像面前。面容夹杂着悲戚和夜不成眠的疲倦。干枯的唇因堆积的死皮而显得灰白。

他们的教皇昨夜过世了,这位上帝的忠仆在睡梦中得到了天堂的眷顾。年轻的主教曾经受年迈的教皇教导。骤然失去导师的悲痛将年轻人的活力吞食殆尽。

“早安,T'Challa主教。失去这样一位真挚的朋友同样使我悲痛,我想他会在上帝的身边享受安宁。”K'Jakun熟练地念出哀怅的悼词,过去的七年里他曾目睹三位教皇的离世。没准还会有下一任。

"会议快要开始了。"T'Challa默默得起身,拍去袍角的灰尘。他挪动着步伐来到窗边,拉开窗帘的细缝窥视着外面的景象。

焦急的人们徘徊在街道上,争相转述着这个惊人的消息。教皇在位不过三年,比起前两任只多撑了一年。这个位置如同被恶灵下了诅咒。惊慌的气氛在城中蔓延,各色人群都高仰着头,只等宣告新任教皇诞生的青烟自塔顶袅袅升起。

新的教皇会从在任的四位红衣主教中选出,年龄最长处事沉稳的K'Jakun是最热门的人选。但是他并无此意。

他的视线一直没有离开T'Challa,为人多年所磨炼的直觉告诉他这个年轻人不同寻常。也许是因为他的面容在一群胡须花白的老头子之间显得格格不入。

不止如此。

他曾经在走过昏暗古旧的走廊时,看到T'Challa自禁书区匆匆离去的身影,暖色的灯光将黄色的晕圈打在他的后背上,他低着头急促地离开,摊开的书页没有完全闭合。

K'Jakun发现T'Challa在找寻异界生物的信息,却没有声张。

唱诗班在不远处唱着熟悉的旋律,高昂的小号声和四周明亮的色彩将K'Jakun从灰白色的回忆拽出来。

会议选举结束了,其他主教都对那个位置心存抵触。T'Challa是最后被推选出来的人。

人们的欢呼声把激昂的情绪推向沸腾的顶峰,T'Challa在接受祝贺后叫住了K'Jakun,他转动着那传自前任教皇的戒指。清亮的眼睛定定地看着他。

"跟我来。"

K'Jakun仿佛受到了蛊惑,他跟随着对方的脚步远离了人群。

T'Challa端坐在钩金垫玉的主座上,他解下脖颈上的十字架,将精巧雕刻的饰物悬挂在热烈燃烧的火焰上。继而挽起左臂的衣袖,那里有一个形似恶魔的烙印,妖娆艳丽。

他只留下了一盏灯,整个厅堂随着一句咒语陷入昏暗中。周遭的事物都沉浸在阴郁里。K'Jakun仍旧可以察觉T'Challa的目光正深深定在他身上。降低的室温如冷泉一般从空气中滑过。

『恶魔是从祈并者的理念中衍生出来的,归在“异界生物”子分类下,恶魔和人类之间的差距,远比人类和动物之间的大的多。第一代半人马是塞半神的孙子。第二代人马的性状便已形成新的物种。』

眼前的这个有着犄角和豹耳豹尾的生物是全新的。他好似纯真的孩童,如果忽略他那双不停地在T'Challa的腰际抚摸着的手的话。T'Challa把扶手攥的紧了些,面颊漫上了红晕,表情却纹丝不动。

那个生物的嘴角咧开了,显露出邪气的笑容。他扯开了T'Challa的衣袍带子,温柔褪去衣衫。左手骨结敲打着冰凉的脖颈,感受不到一丝挣扎。“你给我喝了你的血。"

恶魔之子缱绻地用指尖勾勒着T'Challa的腰身,随后沿着手肘曲线爬升,带着不易发觉的戏谑,插入对方的蜷曲的发间轻轻拨弄。“需要我杀了他吗?”

“抱歉。”这句话是对K'Jakun说的,T'Challa的声音很轻,那主教——现在是教皇了——私自豢养的恶魔凸起的背脊撑开狰狞的骨刺,拉出冗长巨大的黑影。他扑过来,用尖锐的利爪抓住了K'Jakun的心脏。

K'Jakun终于看清了T'Challa伪装之下的真实面目。

红袍裹身,内藏腐骨。

﹉﹉﹉﹉﹉﹉﹉﹉﹉﹉﹉﹉﹉﹉﹉﹉﹉﹉
我笔下的陛下都是切开黑,都怪他把窃听器粘在小玫瑰的背上。
对宗教没有深入研究过,见谅。
有人看的话后续大概会开车(。

评论(12)
热度(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