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斐彧_网瘾戒断中 —

[双豹组/金黑]回转之轮③(前世今生梗)

为了方便区分,前世姓名用中文,今生姓名用英文。

Summary:Erik并没有得到解脱,但他找到了自己的宁静。而T'Challa不得不面对一个自称是尼贾达卡的婚约者。

警告:大写加粗的BE BE BE

※完结章,前文点我头像。

〖Now〗

T'Challa一直想在婚礼前举办一场派对。邀请复仇者联盟中还健在并且得空的同伴——包括已经退出的——一并前来。

他将这个想法告知了尼贾达卡,意料之中地得到了赞同。他们一起走过了美国的大街小巷,将地址选在了一座古老别致的庄园,这栋几个世纪以前的遗迹有着非洲部落的特征。

庄园的大小不可估量,原本以为最多是个一公顷携带赛马场的建筑。没想到这里有广袤无垠的绿地,和金红的沙土。就像瓦坎达。

邀请函发出之后,尼贾达卡仰卧在竹木躺椅上等候。T'Challa站在门厅的台阶上,看向尽头墙壁上悬挂的油彩上,那脆弱的纸张有几处干裂了,向外翘起。画上的瀑布因此而断层。

壁上的灯架中有没燃尽的蜡烛,墙角处摆着一架皮鼓,上面有一道长长的狰狞的裂纹。

他掏出奇莫油珠显示时间。09:42分,整整两小时过去了。

片刻后他从Shuri给他配备的手机接到了若干通电话。异口同声的拒绝。

T'Challa有些疑惑地挑眉,平时他们可都是对他的恋情万分感兴趣。他缓慢地迈着步子踱回尼贾达卡歇息的地方,脚下细软的沙子塌陷下去,留下一串脚印。

“尼贾达卡,他们都说不过来。尼贾达卡?”

没有人回应。目光可视的世界边缘塌缩了,他忽然明白了什么。

T'Challa在Shuri的实验室醒来,他不顾对方的疑问快速跑到藏书室,如有神指般的攫出那本消失已久的史料书脊,手指在书页中快速翻飞,停驻在中间那一页上,那里夹着一张古老的便签,上面的字迹和他自己的一模一样,仿佛由他亲手写就。就是随着岁月更迭而有些模糊不清了。

“不是所有人都要依靠爱情活下去的。”

难怪那些同伴没有接受他的邀请,他猜了种种情况却没想到这一种。幻境很真实,每一栋楼房,每一片草地,每一滴海水,每一句悦耳的鸟啼都没有破绽。

特查拉用他最大的努力,换来了一次打破时间悖论的机会。将他失去的爱人送到未来,度过剩下的时光。

T'Challa紧紧得捏着那张泛黄的薄纸,他的眼泪潸然而下。

他想起躺在冰凉床架上气息尚存的Erik,再一次转向实验室,脚步坚定不移。

〖Then〗

特查拉带着Erik趁着夜色赶到边境的出口,他降贵纡尊牵着那匹快马,手指弯曲梳理着马匹的鬓毛。“你得快点走了,趁着学城的人没有发现。”

“你要怎么办?告诉他们我已经死了?”Erik点破了他不切实际的想法,“没用的,特查拉,不看到我的尸体他们不会死心的。”

“我会想出办法的。”

Erik觉得没有争辩的必要。他走到特查拉身边,看着他那因为过度忧心而失去神采的眼睛,晶莹的泪珠慢慢挂上他的睫毛。被清泪装点的面庞充满了失落,又被他飞快得抬手拭去。“如果你死了,我真的活不下去。”

Erik收拢双臂丈量他的腰围。特查拉的身形纤细却蕴含力量,皮肤平滑也不乏肌肉,展露的臂膀仿若新生的荷角。“不是所有人都要靠爱情活下去的,特查拉。”Erik的手指划过他显出轻微弧度的小腹,“他的存在还不够成为你活下的理由吗?”

这是爱意的传达,情感的凝结。

Erik的吻落到他的眼角,尝到咸咸的味道,就像大海。“你脚下踩过的金红沙砾,就像我的双腿,你奔跑过的绿地,是我的胸膛。当阳光照射在你的脸上时,那种温暖就是我拥抱你的双臂。如果这些都不足够——”

“那便由生命来填补这个空缺。”特查拉接口道,他明白Erik想说什么。特查拉心里盘算着,他要在一个无人知晓的地方建一座独居的庄园,最好是美国,那片刚刚打破种族歧视的土地上。

“好了,现在带我去见学城的人吧。”Erik握住他的手,一同骑上那匹快马,踏上折返的路途。

在之后的很多年里,作为一个国王,特查拉一次次与纷杂的敌对势力战斗,一次次保卫这个麻烦不断的国土,一次次挽救给予他信任的人们。然后在企盼中雕刻一帧帧虚假的画面, 度过无比漫长的时光。

这种技术的实行者必须凭借强大的意念,臆造出无限贴合现实的幻想,否则不堪负压会导致精神崩溃,更甚者,需要用生命来填补能量空缺。他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让他们在下一世重逢。

这里只有他一个人,启程前往唯一不想到达却已经到达的终点。

他们最后的归宿。

     

End

﹉﹉﹉﹉﹉﹉﹉﹉﹉﹉﹉﹉﹉﹉﹉﹉﹉﹉﹉
前世的尼贾达卡因为背叛学城被处死,现在的Erik也没有活过来。但是特查拉没法改变历史,于是他设法让另一个时间线的Erik回到了自己身边,同时他用幻境罩住未来的自己——T'Challa,让他明白情况。这一段历史确实阴差阳错的改变了。最后在未来等待拯救的是带着尼贾达卡和过去两份记忆的Erik(尼贾达卡帮他续了命)。特查拉爱尼贾达卡,也爱Erik。因为他们是同一个人,现世同理。

※填坑这么难的事我为什么要轻易尝试。

※这章我怎么看都不满意,简直想打回去回炉重造。完全写不出想表达的,发出来真的需要勇气。就像那句话——“如果你写出的文字都不能感动自己,怎么奢望它能够感动别人呢?”

※这个结局肯定让不少人磨刀霍霍吧,我写文还是为了自己,不会一味迎合群众。真庆幸lof不能点漏(。

评论(11)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