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斐彧_网瘾戒断中 —

[双豹组/金黑]听,海哭的声音(童话风一发完)

!海盗Erik/!小人鱼T'Challa

来自 @一只名叫翎歌的傻狍子 的点梗文,不治愈算我输(。)

Summary:海盗先生在一次死里逃生后得到了此生最大的一笔财富。

警告:一次对传统童话风的拙劣模仿(这真是给儿童看的)各位看官请代入十岁幼童的视角阅读此文。

弃权声明:他们都不属于我。

正文

很久很久以前,在深远广阔的大西洋底,有一种存在于传说中的美丽生物,人鱼。他们有着远超人类的长久寿命和能够让水手迷失心智美妙歌喉。他们常常出现在诗人造就的歌谣里,临近海边的人更是讲述得头头是道,他们声称在傍晚太阳落山的时候,人鱼们便会来到礁石边嬉戏。

Erik也在海边长大,他是个恶名远播的海盗。不过他从不信这个,不是不信他们的存在,而是有关他们的种种溢美之词。笑话,那些吃人的怪物,他好几次失去船员都是着了他们的道。从不拿真面目示人,一定丑陋到让人发呕的地步。如果有一天让他逮到一只活的,他会把它剁碎吃进肚子里。

他可是见识过各类奇观的人。从他驾驶着这艘挂着骷颅船帆的海盗船开始,他经历了无数次炮火刀枪的险境,甚至用简陋的炮膛轰开过那些军用的轻型盖伦船,割开无能战士的喉咙,掠夺政府的财富※。路过的商船被他的名声吓得闻风丧胆,开始避开他的活动范围。

他总是在夺得大笔财富后找个临近的港口挥霍一空。无止境的贪婪将他引到了传说中珍宝最多的瓦坎达海域。然后他就被卷入大雾遮挡的暴风眼中,困在了海上。

这是第五天了,连狄奥帕特拉※的指引也不起作用。食物和淡水的缺乏让他的船员们失去了斗志。他爬到高高的桅杆上,抬手张望试图靠经验辨别方向。

就是在这一天,他遇到了那只名叫T'Challa的人鱼。

就像老人口口传颂的传说那样,T'Challa在太阳的余晖散尽后浮上了海面,摆动着长长的鱼尾游到船体的阴影下面。他听在浅海驻守的W'kabi说,这艘属于人类的船是在五天前闯进瓦坎达海域的。

他从没见过人类,强烈的好奇心使他想要游到海面上看看,但是他的年龄不够,出于安全的考虑,妈妈不允许他贸然行动,并勒令Okoye将他锁在寝宫里。没长大的孩子是学不会听话的,他趁着守卫换班的时候遛出了寝殿,依靠丛生的绿藻掩盖行踪,偷偷离开了深海,来到这片珊瑚礁上。

他的视线对上了一个人类。猎食者的目光让他想起那些体型庞大的鲨鱼。可是他是多么的英俊啊,那双眼睛就像黑玛瑙一样映出他的影子。T'Challa忍不住红了脸。

人类发现了他,将弯曲的链条别在腰带里。他纵身跳入海中,以最快的速度向他游过来。

“你真的是人鱼?”Erik的微笑让T'Challa放松了警惕,他摇动着尾巴靠得更近了些,想要看清人类的样子。就在这时,海盗终于抓住了机会,捕获了他。

T'Challa被关在铁质的牢笼里,被布条封住了嘴。长长的鱼尾因为离开水面化为双腿。那群凶神恶煞的海盗纷纷围过来,像看值钱的物件一样看着他。颈间和腕上的饰物都被夺去了。

他甚至没有一点避体的衣物,赤'裸的胴体就这么暴露在人前,他为自己的冲动感到后悔。他也许再也不能见到他的爸爸妈妈还有妹妹了。想到伤心处,小人鱼便开始啪嗒啪嗒掉眼泪。

Erik被他哭的心烦,恶声恶气得说,“别哭了,丑死了。”他的副手M'baku补了一句,“再哭吃了你。”换来Erik的一个瞪眼。

小人鱼被吓得止住了抽噎,不是因为那句要吃他的威胁,而是Erik骂他丑。在他长大的地方没有人这么评价过他,他的爸爸妈妈将他视为最美的黑珍珠,将所有的宝贝都送到他的手中。

Erik给了他一件破旧的罩衫,堪堪遮住了他的身体。可是他的脚部皮肤比新生的婴儿还稚嫩,不能穿普通的皮革靴子,那太疼了。Erik又一脸嫌弃得给他做了一双软底的拖鞋。

T'Challa开始思考他是不是真的长得很丑。

黑夜再次来临了,饥肠辘辘的水手们开始当着他的面讨论是否要吃了他。T'Challa不敢睡觉,卷翘的睫毛上挂着泪珠,在星光下显得晶莹剔透,缺水使他如蚌肉一般柔软的厚实双唇有些干裂。Erik将封嘴的布条解开了,用手臂长泛着寒光的刀子威胁他不准唱歌。

他的手抚过T'Challa的脸,大颗眼泪融进粗砾的掌心里,直烫得他的心都柔软了起来。Erik掏出钥匙打开了铁笼,将他横抱起来回到船舱里。他将T'Challa放到榻上,就开始背对着他自顾自得解开衣带,紧实而布满肌肉的上身现出来,海盗的身上全是狰狞的颗粒,每一个都代表他杀过的人。那些伤痕因年代久远而有些泛白了。

Erik猛地回头,正对上T'Challa来不及移开的目光。他的面颊有些紧绷,解裤子的手停住了。
他爬上塌来和T'Challa一同躺着。“明天你将我带出这片海域,我就放你走。”海盗面不改色地撒谎,这么值钱的宝贝他当然不会放走。

小人鱼紧张又后怕地点点头。

“说话。”Erik加重了语气。

“好。”T'Challa低低地回应。

那声音果真是引人迷醉的。

Erik以一种不容挣脱的姿态将他圈在怀里。T'Challa的心快要跳出嗓子眼了。他攥紧了床单,动了动双腿,又被Erik的腿锢住。他们的双腿纠缠在一起,仿佛正在交尾一般。

人鱼的体温要比人类稍低一些。此时人类宽阔的胸膛让他暖和得像是岩石上的海星。Erik英俊的脸近在咫尺,那长长的脏辫散落在枕头上,挺直的鼻梁在他的耳边呼出阵阵暖风。T'Challa试探着伸手抱住人类的腰身,Erik没有拒绝。

灿烂的星光流泻在的船舱的顶棚上,小人鱼偎进海盗的怀里。满足得用鼻尖蹭着他的胸膛,他的心就像灌满了甜酒,开心得直冒泡。

他想,也许人类也不全是坏人。

后来他们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

彩蛋:

“这就是你们的故事吗?”有着深色卷发的小男孩眨着忽闪忽闪得大眼睛,用手指着艾瑞克,又在自己幼嫩的脸颊上刮了一下。“Papa骗人,舒莉姨姨说你以前可会欺负Baba了。”

“臭小子,快睡觉!下次没有睡前故事了。”

特查拉低低地笑了,抚摸着男孩的脑袋,温柔又怀念得说:“不过有句话你Papa倒是没有说错,海盗先生真的不是一个坏人。”


——我是一道增龄的完结线——

﹉﹉﹉﹉﹉﹉﹉﹉﹉﹉﹉﹉﹉﹉﹉﹉
※梗取自英西海战那段历史,因为本文年代不清有意模糊了一下。考据党多担待。

※在远洋航行中,确定船只的方位是第一位的。这在西欧有许多经验型的作法。同阿拉伯的“卡玛尔”、中国人的牵星术一样,欧洲人很早也知道了测量天体角度来定位的原理。古代希腊人称之为“狄奥帕特拉”。

一个以“很久很久以前”开头以“他们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结尾的故事。

评论(16)
热度(169)
  1. 昃食宵衣斐彧_网瘾戒断中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