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斐彧_网瘾戒断中 —

[双豹组/金黑]如何打破套路做一个传奇反派(上)

警告:极致沙雕!

Summary:Erik Killmonger在死去后重生,回到了造访瓦坎达的那一天。





正文







合上眼的那一刻,Erik的脑海中再次浮现了那扇门,这一次,他已经失去了推开它的欲望。一滴泪落到了他的鼻翼,被一只手轻柔得拂去。他那个娘唧唧的堂哥把他的脑袋扶了起来,搁在了大腿上。





他就这么一动不动得躺着,仍由他的堂哥摆弄。最后的战斗让两个人都疲惫不堪。Erik能够感觉到他的生命体征正在丧失,暖暖的斜阳缓缓得隐入山头,最后一丝余晖映照在他的脸上,镀上了一层祥和的光。他真正得沉睡了。





当他再次苏醒的时候,依然是一副日落西山的景象。Erik迷茫得眨眨眼,出神得看着面前的图景。






原来他在第一次踏上瓦坎达的土地时,就已经是见过一次夕阳了。那轮圆圆的红日如同熊熊燃烧的烈火,色彩浓重。他丢开克劳的尸体,找了块岩石坐下。一边欣赏美景,一边思考重生这种操蛋的事是怎么发生在他身上的。






难道豹神也认为自己这个反派做的太失败了?他捶打着膝盖,开始打破第四面墙※分析自己失败的原因。






是出场方式不对,还是没有观众缘?






就在他思考的间隙,太阳已经彻底沉入了地平线。苍茫的暮色渐渐消隐无踪。夜风裹挟着河边的水汽擦过面颊,带走了细微的尘埃。Erik一拍脑袋,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他拎着克劳的尸体走近记忆中的入口,深沉的夜色当然阻挡不了瓦坎达的探测器,但是更能凸显他反派的气场,Erik一路哼着不成调的歌,自带BGM得昂首阔步。







W'Kabi是第一位接见他的幸运男士。Erik惊悚得发现对方头上有一朵灰色的蘑菇云,配合他阴沉的脸色,就像一个表达心情的天气一般。所以这就是福利吗?!!Erik在内心窃喜。他向对方交代自己来意,那朵蘑菇云变成了一颗星星。他如愿越过了边境。






Erik吹了个口哨,朝着虚空中比了个心。他知道这一幕马上就会传送到他堂哥面前的显示屏上。这让他心情更好了,他在搭载飞行器时观察了身边每一个人,他们的头顶上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心情标识。其中有一些是标点符号。







机舱主驾驶的机长头顶是个大红色的惊叹号,副驾驶则是白色的问号。他们都没有问任何问题,也没有表露出好奇心,只是公事公办得把他送到王宫。







在守卫打开大门时Erik就已经迫不及待了。他清了清喉咙,准备来个别具一格的开场白。外面已经是黑夜了,整个厅堂里却灯火通明。天花板上没有任何照明的灯具,那柔柔的白光像是自然散发出来的。







他那个穿裙子的堂哥正坐在王座上撑着下巴,那双莹润的眼睛里潜伏着暗潮。T'challa面无表情得朝门口看来,头顶是一连串的乱码。就好像没有任何东西能代表他此刻的心情。






Erik掐算好时间,一边与T'challa对视一边大步跨过来,在T'challa刚刚起身时来到他面前,一把摁住他的肩膀,将他推回了王座。






T'challa的后背措不及防得撞到坚硬的靠背,他短促得吸了口气。那串乱码变成了一对耷拉着的猫耳。Erik忍不住伸手,想要摸摸他的头顶,一个长老喝住了他。





“你是什么人?竟敢冒犯国王!”他拄着权杖猛得敲地,气势汹汹得问道。头上顶着冒着蒸汽的锅炉。







Erik挺起胸膛,大言不惭得回答,“我是N'Jadaka,你们国王的未婚夫!”







朵拉护卫队的矛尖齐刷刷得对准了他,她们的头顶是清一色的电闪雷鸣。T'challa张口,声明自己没事。她们才不甘心得退下。








Erik才不在乎,他蹲下身来,握住了T'challa过分纤细的手腕,稍稍用了点力道,让对方挣脱不开。他抬起眼,深情又恭敬得说,“堂哥,过去三十年里,您都是我的梦中情人。”







T'challa被打懵了,浓密的眼睫像蝴蝶的翅膀一般轻轻扇动,涌着暗潮的眼睛变成了无波的古井。他的腿在不自觉得抖动。Erik更加卖力露出微笑,甜蜜又真挚得望着T'challa,“您愿意和我结婚吗?”







他亲眼看见,堂哥头顶那对毛茸茸的猫耳之间,绽开了一朵粉色的小花。






tbc.

﹉﹉﹉﹉﹉﹉﹉﹉﹉﹉﹉﹉﹉

※第四面墙的梗,出自死侍电影。

对不起,看题目就知道不是正经文了。🙊




评论(26)
热度(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