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斐彧_网瘾戒断中 —

【越恭/求医(上)】 
小心!小心!千万小心!看此文者如有不适,本人概不负责=•ω•= 

初春的一日,早间未消散的雾气中弥漫着几丝清苦的药香。
守在药炉旁的青年一袭青衫,长发披散,看来是起得匆忙还未来得及梳理。看那人神色焦急,定是遇上什么难解之事。
忽然掩口,似在强忍着什么,不多时,青年再也忍不住,趴在院子门口的栏杆上就开始大呕,青年看起来身体真的很不舒服,扶着栏杆的指节都开始泛青。好不容量停止了干呕,就急忙奔回屋内倒了杯茶漱口。
已经第六天了,早起呕吐的症状还是没有消减,反而越发严重。自己便是大夫,却也诊不出什么异常来,没有意料之中圆润如珠的脉象。当时确诊的时候居然有些失望,本是男子之身,心中竟还存有这样的想法,当真可笑。
欧阳少恭捏紧了手中的杯盏,思量再三,果然除了那种缘由,没有其他解释。自己在世间飘荡(←不是鬼)千年,这种情况也不是没有遇到过,只是没想到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嗤笑一声,想着今日熬的药又算废了,便起身将那罐无用的汤药全部倾洒到了屋外。
身为医者,自身罹患疾病当然要医治,可这病也不是自己一人能医得好的。欧阳少恭咬了咬牙,他知道这病有多么的难以启齿,解决的法子更是……可他总要试一试。
云山雾海,昆仑之巅一直是世人眼中的仙居之地。
从山脚蔓延至山顶的千级石阶正是新弟子入门的第一关考验。长长的队伍自山顶排到山脚,一天下来,队伍的长度已经缩减了大半,谁也没有注意到一位身着黄衫的男子何时到达了山门。
欧阳少恭笑了笑,这不是他第一次上天墉城,想来这次没有晴雪陪伴,倒也不那么引人注目。
“你叫什么名字?为何上天墉城?”考核人员问道。
“在下,欧阳少恭”黄衫男子停顿了一下,听到他的名字,在场的人似乎都没有反应,完全把他……忘了吗?“在下之所以上天墉城,一为求艺,二为寻人。在下所寻之人是在下的故友,他叫……百里屠苏。”
听到执剑长老的名字,在场的弟子终于开始有了骚动。
黄衫人勾起嘴角,对在场人的反应大感欣慰。他从来都没有想过百里屠苏会有何改变,即使过去七年,仍是少年人的模样,仍是当年的冷若冰霜。然而这沉默寡言的木头却会为他破例,例如现在。
“听说你认识我?”不带丝毫感情的问话,没有爱,亦没有恨。
欧阳少恭点头,侧目看了一眼站在少年身边年轻的掌教。对方也是在看他,皱着眉,和当年初见一样。不过这次是百里屠苏问他。
百里屠苏这是……失忆了么?思虑了片刻,他答道“只是当年在山下遇到过长老,是我多情了,长老恐怕早已忘了在下吧。”
百里屠苏揉着脑袋,似乎是在努力回忆着。那位掌教这时却开了口“屠苏,这位欧阳大夫,救过我的命,那时我在山下除妖,不小心被那千年蜘蛛精伤了。你下山寻我的时候,也是见过的。现在就将他收在我的门下,欧阳先生,你可愿意?”
欧阳少恭有些惊讶,多年不见,陵掌门的口才变得这么好了,一通谎话变得滴水不漏。看百里屠苏那神情,又是师兄一副说什么便是什么的样子。
哎……这次是要从大师兄变成师尊了么?
“弟子荣幸之至,拜见师尊。”
掌教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一旁的百里屠苏似是想说什么,却没开口。
“师弟,你退下吧。”
百里屠苏应声,马上就走了,步子迈得没有迟疑。
“今日没有时间给你安排住处,你在我房中将就一晚”掌教回过头来交代,一切悉如平常。可是欧阳少恭仍是才掌教的眼眸中,辨出一丝挣扎。呵……你果然记得……
“陵掌教,在下若是不愿呢?”私底下不再喊他师尊,也不喊他……大师兄。
“你刚来这里,最好不要生事”掌教的声音中透出无奈,顿了一下,又说“你就在这住下,我走。”
“那怎么好意思?”欧阳少恭阴阳怪气地说,像是挽留,而接下来的话却使掌教努力维持的脸,颓然龟裂。
“反正在下与掌教同床共枕也不是第一次了,掌教莫要嫌弃就好。”
“……”沉默良久,年轻的掌教很是艰难地从喉管里憋出声音,开口唤道“少恭……”
“呵~在下离开十年,掌教还将在下的琴保存地这样好,当真是情深意重。”这厢陵越还未想好怎样回话,那厢欧阳少恭已经不顾主人如何反应,径自坐在琴案旁,伸手抚摸着琴弦。
“我如今别无所求,只要你不再纠缠屠苏,再生事端,我定助你恢复仙身。”
“这么说,在下倒成了掌教唯一的亲传弟子了?如此深情厚谊,怎可辜负……”轻笑一声,黄衫男子起身,走到掌教身后,伸手搂住他。
这一拥抱来得措防不及,也让人不忍挣脱。
“陵越……”刻意压低的嗓音,唤着他的名字,封存的记忆排山倒海般覆压上来,一浪翻过一浪,一层卷着一层,压得快让他窒息。他想回搂住他,转身的刹那又放弃了,伸出手臂将那人推得远远的。
欧阳少恭愣怔了片刻 ,随后嘴角牵起,轻讽一笑。
“呵……陵掌门何必如此……在下若不是生了病,且非你不可医治,又怎会来自讨没趣……”
本来以为可以硬下心肠,此刻却听说他生了病,本来预备好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了,只想知道他得了什么病,如何才能医好。
“我要……怎么办?”
“这么办”还未反应过来,对面的人已经欺身上前,一口咬在他的唇瓣上,手上也开始撕扯着衣服,好像急不可耐。
————未完——待续————
不是少恭有病,是我有病(。
这个脑洞真是不能好了……

评论(21)
热度(39)

2015-02-10

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