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斐彧_网瘾戒断中 —

【双恭☆洪荒】(今日大雪,岂无白头)
准备开大坑,就拿很久已经的一篇来做楔子好了_(:_」∠)_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又是一年岁末时。

晚风带着丝丝凉意,随着暮色浸染,此时的凉亭内,令世人迷醉的琴音如月华缓缓流泻,带着几分伤感与悲凉,随着最后几下弹拨,抚琴的青年结束了最后一个音符。

寒风瑟瑟,青年步出凉亭,蓝色的袍袖带出了一阵凉风。真的……好冷啊……

蓝衣青年决定去屋内暖和片刻,泡一壶茶,看窗外的梧桐。这时节,已经没有多少艳丽的花朵,那院中的梧桐却越发秀逸了……

繁华落尽见真醇。

背灯和月就花阴,已是十年踪迹十年心。那些记忆的留存,就如同手中这滚烫的茶水……入口即苦。待苦涩蔓延,心境也随之变化。说起来,这些年,又有什么变了呢?对他的思念,明明知道是道苦茶,但在孤寂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泡一壶来品。

还记得那一年,蓬莱之战几乎耗尽了自己的命,最后的最后,他还是来了……仍是一袭杏衫,踏入火海……

是来,杀我的么?

脑中的意识随着体内血液的流失而逐渐涣散。却感觉自己的身体被对方抱起,我吞咽即将溢出口的鲜血,努力牵扯出一个笑容……

“难道我所追求的……注定……毫无所得?”如今,只能如此自嘲。

抬手,抚上他的脸颊,再往上,是那双眼睛。那双眼睛,一如以往的深沉隽永。

终是……无言。

“这样……也……挺好……”手终是无力垂下,我闭上眼睑,倚在他的怀里,感觉到有温热的眼泪低落在脸上。

火焰正在舔舐脚踝,回天已无力。

“快走……咳咳”

“这一次……我们再也不分开。”最后的话盘旋在耳边。

多日以后。

一座深山的庭院。

院中有一株梧桐。

此时一位蓝衣的青年正坐在树下。

“天凉了,不要在外面坐太久。”一位杏衣男子体贴的披了一件外袍。

“那日我们是怎么逃出生天的?”

“也许是上天终于有了好生之德吧……”杏衫男子笑着。

“我怕我有一天,真的会离开你……”

“说什么傻话……不会有这一天的。”

本是天界的仙人,站在高山之巅俯视平庸的沟壑。奈何上天无情,非要造成今天的局面。

“院中的梧桐长得甚好,改天给你做把新琴。”

“好。”

时光荏苒,相守的日子很快就结束了,剩下来的,是离别之痛和相思之苦。

他走的那日,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就像一个人去远行了。

“不是说好不再分开?”

也许,是自己会错意了吧……

杯中的茶水已经变凉,多年的寂灭与坚守,只余下记忆中的那些光线与色彩,有形与无形。

日月更迭,我愿在此等候,将那挂在梧桐的缺月守望成天心圆月,将那遭受着吹打的残花守候成春华满枝。

再望窗外,白茫茫一片,下雪了呢。

披着白裘,拿起未做装饰的白伞走入庭院,似是与这场雪融为了一体。

雪骤,人默,故人不在。

站在雪中的青年,竟是满头白发呢。

————————————————————————————
其实我也想HE,但是后妈属性……嗯_(:_」∠)_已经很好了,也许两人都还在世上,不过不能相守罢了。加一个结局☞【也许有一天,依然是那个小院,我坐在梧桐树下,抬眼,看着他倚着明亮的紫霞,微笑着俯看着我。】……正文很可能坑,勿期待。

评论(1)
热度(11)

2015-02-11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