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斐彧_网瘾戒断中 —

【情人节花妖计划】花落重聚03(完结篇)


说好的火把节当天完成,没有做到。

不过还是提醒大家,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陵越醒来就看见了端坐床前的人,那是少恭。月光中的脸庞线条完美,仿佛神笔勾勒。可是陵越觉得,夜晚的少恭与白日有些许不同。陵越看着他想问什么,对方却先开了口。

“是我在霄河上动了手脚。你现在是不是更加怀疑我了?”

“……我没有这个意思,你先告诉我,你有没有事?”

“……没事。我已经将霄河的灵力恢复。”

“那就好,少恭,我相信你。而且……我会护你平安。”

“……”少恭没有再说话,只是默默拿出一条发带伸手替他系上,如果说白日陵越的尴尬只是因为以前没有跟人亲近过,那这次是真的不同了,陵越看着少恭那双漆黑中点缀着星子的眼睛,忍不住伸手抱住了他。

不知何时,两人嘴唇相触,不知是谁掐灭了燃着的蜡烛,黑暗降临,再也看不见床榻上翻来覆去的两人。

月光不放弃得投射进来,只照到烛台上的点滴烛泪。



又一次,陵越醒来就发现欧阳少恭不见了。

提剑出门,走在村里的小路上,意外地发现路边的树上挂着少恭上一次亲手为他系的发带。走上前一看,上面有字,是通知他去衡山青玉坛,再晚了,少恭就没命了。

陵越心系少恭的安危,马不停蹄的赶到。却发现早早背立在那里的人,宽袍广袖,衣着精致华美,那是少恭。见他来了,微微一笑,说出的话倒是让陵越一头雾水。

【“我不会让你伤害他,他是我唯一的亲人了。”】

“呵,死到临头了还让我不要伤害你,当真是痴心。”少恭的眸子闪了一下,不复往日的清澈,瞳孔深处就像是无底的隧道,又像无尽的漩涡,诱人探索,引人盘旋。

“你不是他……?”陵越疑惑道。同时努力绷紧脸庞,不想显露自己担心地发狂的内心。

“我和他拥有同一张脸,可是,我不是他。我与他本是同源,可偏偏他比我幸运。”那人笑得狰狞。

“你到底有什么目的?你背后还有谁?”这样的话总是不经过大脑便问出口,是啊,这才是他要弄清楚的,自他拜入天墉第一日起便以降妖伏魔为己任。这责任,脱不得,丢不掉。

“哈哈哈哈哈哈,丹芷好样的,这么快就将道长引来了。”一个虬髯男子突然出现。

“自是不让坛主失望。”名唤丹芷的人谦敬地说。

陵越握着霄河的手开始发颤,而霄河,也发出一声剑鸣。这是兵器渴望嗜血的反应。

眼看着那人顶着少恭的脸与那名虬髯男子攀谈,陵越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儿。

庆幸,那人不是少恭?可他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不管是什么,我的目的,就是杀你。陵越心想。

剑,终于挥舞起来,陵越只身在一帮黑衣人之间盘旋,不过,是些小喽啰。不一会儿,便被收拾了个干净。陵越站在一片尸体中间,看向仍然没有动作的那人。

没有想象中的对决,剑如愿地刺穿了胸膛,他,和那名虬髯男子,他们,都死了。

陵越疏了一口气,任务完成了。可是少恭!

刚刚他在挺剑刺向那人的时候就问过少恭在哪里,那人没有回答,只是默默的看着他,然后……

闭上了眼睛。

【就这样,再也不见了。】

陵越突然有一阵心慌,生怕自己弄错了人,万一这人真是少恭……那可怎么办?

事实在陵越搜刮那人的衣物时揭晓,真的,是少恭。看着那人肩头的杏花纹身,陵越的头脑就快要炸裂。


少恭……


陵越就这么陷入了沉睡。

【“他死了,他本可以活着死,可他选择死去。”

“不……”

“他是你的亲弟弟。你们之中,只能活一个。这是你们家族的命运。你们,都是妖。”

“你到底是谁?那一日,我明明杀了你。”

“你杀的是少恭,不是么?少恭,丹芷长老,他们就是一个人,他就是我的宿主。”

“他是你的宿主,他死了,你怎么会活着?”

“因为他与我签订了契约,只要我同意用巫术护你周全,他便愿意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将这具身体,永远交与我掌控。”

“不可能,如果有你保护我,他如何还会死?”

“因为……我们是一个人啊,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

陵越噎住了,他从来没有这么恨自己的存在。

“你们耗费这么多精力,伤害那么多无辜的人,最后只是因为这个约定?为了……保护我?”陵越觉得自己问出这个问题,真的拼尽了一生的力气。

“是。我依约接近你,初见的那一次是我。而那天晚上回到你身边的,是他。那一晚我放出消息,让雷严试探你,可是他却不顾一切的回到你身边。决战的那一日他装作我的样子,其实就是他自己,可你却亲手杀了他,呵~好傻啊……我以为他的任何伪装都骗不过你,没想到……”

“现在,你杀了我吧。”

“我为什么要杀你?他让我答应他保你平安,可没有说要保你幸福,所以,我决定把真相告诉你,因为我想让你痛苦地活着。”他为了你,死了,你凭什么还能快活地活着?我也……活不下去了吧。


这最后一句话,陵越没有听到。



很久以后,当村里的人们问起当年那位天墉城道长时,老一辈人们都会回答:

那位道长,可真是好人呐,在我们村里待了一辈子啊。


那个村子,现在叫杏花村。

村中那一株杏树愈发繁茂,风吹过时便花瓣纷飞,那是杏花雨。

陵越道长便是坐在那棵树下,陷入长眠。没有人知道,在他的梦里,他又回到了那间屋子,那一夜,他的额角多出了一朵杏花。

陵越道长微笑了站在门前,仿佛看见他也站在夕阳下,微笑着。

他们是亲兄弟,因为家族的命运只能活一个。陵越道长暗叹着回屋。


窗外,杏花雨越下越大。


【完】


终于完成了,长嘘一口气。
我才不会说那篇肉我写了,预备做番外上2333
这文写得我自己都精分了。【】处算是精神对话吧。文里的两个少恭其实不算是一个人。至于陵越道长爱的是哪个我不管,反正少恭已经死了=•ω•= 就这样。
另外☞霄河的问题,番外里解释。

评论(9)
热度(22)

2015-02-18

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