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斐彧_网瘾戒断中 —

[StarWar][Han/Luke]塔图因之歌(上)

※接游侠索罗剧情,在星战4之前。

Summary:假如Han Solo在第一次到达塔图因时便遇到了Luke Skywalker……

※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正文



从贝斯坪云城到塔图因的旅途算不上顺利,这颗古老的行星位于星系外围,千年隼在穿过星云时被悬浮的太空垃圾磨损了护盾。Han索性去迈亚马尔船场摸回了一组夸特驱动场、诺瓦尔戴克斯、以及诺德克斯肯高级防盾发生器。他与Chewee共同充当技师,花费了一周时间修复了破损,另外给千年隼提供了战舰级别的防御力。

塔图因星球的表面常年被沙土所覆盖,仅有二十万人定居在此,除了原住民之外,大多是星际移民与生活艰辛的贫民。由于沙子含钠量高,使它远远望去呈发亮的金黄色。Han此行的驻点是莫斯埃斯帕——塔图因少数港口城市之一。由于塔图因是双星系统,头顶的双子太阳长久不落,沙地被炙烤得发烫,白日里鲜有人迹。

Han留下Chewee看守物资,在黄昏时来到市集,准备接一笔大买卖。这里看起来比科瑞利亚要好的多,至少没有大量受奴役的人民。熙熙攘攘的人群在夜市中换取日常用品,他们没有听说过千年隼的事迹,对这位新晋游侠也不感兴趣。

Han用一个约根果与当地人换取了消息。这座沙漠之城里有一所豪华宫殿,它的所有人是赫特人Jabba。那是外围地区最著名的匪徒,靠贩卖奴隶、走私军火和香料来谋取暴利,他就是Beckett提到的债主。在接近出口的时候,人群忽然骚乱起来,口中呼叫着后退,Han挤开人群走出去,一艘T-16跃空机飞速驶来,伴随着一连串的抱歉堪堪停在他的身前。

驾驶员年纪很轻,不会超过十五岁。Han抱着臂好奇得观察他。少年有着一头柔顺的沙金色的头发,和一双因为惊恐而瞪大的蓝眼睛。他从跃空机上跳下来,站直了身子,又重复了一遍,“抱歉!”

“喂,天行者家的小子,你又从农场里溜出来了吗?”一个刻薄的声音说道,旁边的人大笑起来。少年低着头咬了咬唇,没有回应,他的身高只到Han的肩膀,这使得Han能够清晰看到他的发旋。他穿着米色的织物,布料是麻制的,透气但不够柔软。鞋头上沾满了沙尘与泥土,卷起的裤角露出细瘦的脚踝。Han灰色的眼睛含着笑意,他抬起手,摆正虚空中的帽檐,手指抬到眉梢行了个俏皮的军礼,“没事的,小飞行员。”

少年被逗笑了,他扬起头来展露弯弯的眉眼,继而伸出手来。“你好,我是Luke。”Han握住那只手,轻轻眨了下右眼,“Han Solo,也是个飞行员.”少年惊喜得跳起来,“你要不要过来看看。”他用眼神示意那艘T-16。灼灼的双子烈日还没有沉入地平线,围观的人群散开来,继续逛着夜市。

“你知道吗?这里除了Biggs没有人想当飞行员。他离开之后,就再也没有了。”Luke爬上副驾驶,把驾驶座让给Han.“你是我遇到的第一个。”Han拉住操纵杆,调转方向按照原定航线向起点锚头镇行进。低速飞行不足以掀起沙尘,他转过头与Luke搭话,“Biggs是你的朋友吗?”

Luke受风声刮砺的嗓音依旧清亮,“他曾经是,他的父亲是食品业巨头,属于塔图因的特权阶层。说实在的,他有些自大。但他真的很棒,目前已知他是第一个以比赛速度穿过砭石天然碑的大胆驾驶员。”Luke的语调激昂,“我们的梦想都是进入帝国军校,以前经常一起在乞丐谷磨炼飞行技术。”

“帝国军校,我在那里待过三年,因为自大被踢出来了。”Han挪愉得笑着,“然后呢?”

“去年他被录取了,而我叔叔需要我在农场帮忙。”Luke的声音低落下来,“他离开前我们最后一次驾机穿越乞丐谷。这次飞行结束后,一个塔斯肯袭击者用头部有毒的加德菲攻击了他。我驾机穿越魔鬼口把他送到一个医疗站,保住了他的性命。但是他的父亲再也不许我和他联络了。”

“你很勇敢,Luke.你成功救了你的朋友。”Han恍了恍神,仿佛又回到了三年前离开科瑞利亚的时候,当时没能救出Qi'Ra。负罪感和愧疚一直压着他,以至于Qi'Ra背叛他时他竟然有一丝释然。 Luke见他沉默,也没有再说话。Han难得没有炫耀自己的天赋,他们一路稳稳得行进,来到了低矮的房子面前,它有着圆形的屋顶与光滑的墙面,用于抵抗酷热与高温。“谢谢你,我到我叔叔家了。”Luke打开机门,“你可以把跃飞机开回去。”他看着Han欲言又止的神情,湛蓝色的眼睛里满是希冀,试探着问道,“你明天会回来吗?”

Han原本打算说出实情,话到口头又吞了回去。“我明天要去见一个人,下午再回来好不好?”塔图因只是银河系边缘的一个星球,如同沧海一粟一般渺小。他的行动没有计划性,也不打算在此逗留,给予这个少年的许诺是他唯一能办到的事。
  

得到保证的少年朝他挥手,恋恋不舍得向身后的屋子走去,夜风裹着细碎的尘埃吹拂着沙金色的头发,使之飘扬起来。Han目送着他走进灰白的堡垒之中,轻轻拉起操纵杆驶向千年隼的降落地。

他把打听到的信息告诉了Chewee,略去了Luke这一段,只说要在这多待几天。一百九十岁的伍基人显然不吃这一套。“好吧好吧,”Han无力得举起手,望向Chewee黝黑的双眸,那里流淌着深深的好奇。“我答应借我跃飞机的人把他还给他。”Chewee发出低低的鸣啸。

“什么?不是你想的那样,是个男孩子!”Han卸下武器,和Chewee道了声晚安,把伍基人探究的眼神丢在身后。他打开花洒快速得冲了个澡,经过烈日加热水流洒到他的全身,舒缓了僵硬的肌肉。

在披着浴巾走进休息舱之后,他开始思考面见Jabba时要说的话,没一会儿思绪就飘散了。Luke那头柔软的沙金色的头发仿佛近在眼前,他后悔没有亲手触摸,试试它的手感是否像看上去那么顺滑。Luke的追求和他小时候一模一样,却没有他那么傲慢。舱顶的蓝光在他的鼻梁上打下光影,让他想起了那双明亮的蓝眼睛。

Han懊恼得锤了锤床板,把那份悸动强行压下去。他熄灭了夜灯,把脸埋进枕头里。背负着Luke的信任,满怀心事得坠入了梦乡。


tbc.

﹉﹉﹉﹉﹉﹉﹉﹉﹉﹉﹉﹉﹉﹉

※Biggs的故事不是编造的。

评论(3)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