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斐彧_网瘾戒断中 —

[双豹组/金黑](知乎体)怎样确认自己的双亲彼此相爱?

※ABO背景,梗取自神夏401

如题。

补充内容:题主是在包办婚姻的家庭里出生的,我的父母相敬如宾,但也仅此而已。我一直有点自卑,很羡慕那些父母是真爱的孩子。
希望有人能够支招。

————————————————
7521关注,67个回答

神灵眷顾的小豹崽

968人赞同了该回答




谢邀。


我的两位父亲是奉子成婚的,没有感情根基,所以我也不是爱情的结晶。在我很小的时候,他们为了照顾我,每天和我一起睡。现在我上小学了,主动提出搬去自己的房间,他们却不同意,依旧每天让我睡在中间。

我常听人说我爸爸认识父亲之前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差点害死了我父亲,这让我非常好奇他们是怎么造出的我。……当然啦,我是从姨母那里得知造人过程的。这么长时间以来,我甚至没有见过他们亲吻彼此。我的朋友建议我假睡,看看他们会不会趁我“睡着”的时候做点什么。

爸爸有一份朝九晚五的工作,负责接送我上学的是父亲。两个人工作日都需要早起,因此我选择在周五的晚上执行计划。在此之前我特意多喝了一瓶水,这样半夜醒来也有了借口。在两边脸颊各得到一个晚安吻之后,我合上眼皮,竖起耳朵聆听。起先只有父亲轻轻的翻书声,约摸二十分钟之后,父亲熄灭了床头灯,期间没有和爸爸做任何交流。

我继续耐心等候,父亲的呼吸声变得均匀,似乎是睡着了。左边的床垫弹了起来,爸爸蹑手蹑脚得下了床。我微微眯着眼,透过缝隙看着他从属于他的壁柜里拿出一个砖头模样的东西,走去阳台。我悄悄得跟上去,穿过那层软化的透明移门,躲进一株盆栽后面,接着月色观察那个高大的身影。

爸爸伸出手指在砖头表面轻轻一滑,漆黑的表面亮了起来,原来是一部老旧的手机。他对着一张纸条拨号,没等一秒钟电话就接通了。“你睡了吗?”他轻声问。

对方回了句什么,我听不真切。爸爸的嘴角牵起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容。“我也想你……甜心……”我捂住嘴巴,继续听着他的柔情蜜语。“……好……再见,亲一个。”

该死的,原来是有了外遇。我在爸爸发现之前溜回床上,父亲还在沉睡,没有受到丝毫惊动。爸爸把手机藏好,也躺了回来,后半夜我睡得十分糟糕,我为父亲感到不平,幸好是我先发现了这件事,我决定偷到爸爸的手机,帮父亲挽回他。

第二天早上我醒来的时候爸爸已经走了,我凭借记忆中的路线从壁柜中找到了他的手机,揣进兜里,浑浑噩噩得去卫生间洗漱。走到饭厅时瞧见父亲向平底锅里打了个鸡蛋。他听到我的脚步声,转过头来朝我温柔得笑了笑,询问我早餐想吃什么。

“没胃口”我赌气说道。在父亲疑惑的目光下改口,“加双倍榛子酱的小甜饼。”父亲一边说着嗜甜对牙口不好一边欣欣然得准备着早餐。我草草得吃完饭,把碟子放进洗碗机里。然后急忙跑进书房里锁上门,掏出手机翻着通话记录,点开最后一条那个号码。这次对方接得慢了一点,“早安,Erik?”一个温柔得女声问道。

我的泪水盈满了眼眶,“我爸爸才不会喜欢你!”不等对方打断又继续喊道,“你这个破坏别人家庭的坏人,不会有好下场的!”对面沉默了一会儿,声音里透露着不屑一顾,“偷大人的东西可不是好的行为,小朋友。”她说完便挂了。

即使书房的隔音效果很好,我还是忍住了抽噎。这个女人才不值得我哭。为了不让父亲担忧,我抹干眼角的泪水,打开房门把手机放了回去。

……

第二天我醒的比爸爸还早,在他出门前抱住他的腿,不让他去上班。父亲疑惑得劝我不要胡闹。爸爸没领他的情,抱着我上了副驾驶,我小心翼翼得把一个追踪器放到他的肩膀上,乖乖系好安全带等着出发。那个女人该是通知了他,今天爸爸带了手机。行车途中铃声又响起来,爸爸把车停进车库,让我待在里面,留下一个警报器之后便拔了钥匙出去了。

我利用姑姑送给我的装置撬开车锁,跟着追踪器提供的路线一刻不停得飞奔,爸爸的踪迹在一排排石柱间弯弯绕绕,仿佛在寻找一般。我等着他停下,原地不动抄了最近的路赶去。

爸爸正在一个地下车库的洗手间里和一个女人吻得难舍难分,对方的身量很高,看起来腰身纤细,被爸爸健壮的身躯遮得严严实实。我呆愣在原地,偷听电话是一回事,看到现实又是一回事。眼前的景象压垮了我在心头建筑的堡垒。

不堪的真相终于大白,我从来没有这么难过,随时都能大哭一场。虽然我的父亲们几乎不谈论感情,但他们对我的爱是真实的。所为这个纽带,我没能发挥自己的作用。那边的情况还在继续,父亲已经把对方抱上洗手台,站在对方的双腿中央。我咬了咬牙,冷静下来,忍住了没有上前打断他们。躲避着反光的镜面,在爸爸撩起对方的裙摆那一刻按下快门,拍下证据回去交给父亲。

当他们的战况愈演愈烈的时候,我重重得跺了跺脚。爸爸登时回过头来,看到我之后露出一丝心慌,我瞧见了他身后的女人的半边侧脸,她撑着手跳下来,垂着头,长长的头发遮住了她的楚楚可怜的大眼睛。我冷眼看着爸爸,不等他解释便上前质问那个女人。“你是谁?”

“你误会了,宝贝。”爸爸再次把她挡在身后。

“谁是你的宝贝?”我嗤之以鼻。“你瞒着父亲多久了?”爸爸轻咳了一声,让开身来。那个女人抬起纤长的手,拨开脸颊上的发丝,然后一把拽下来。“嘿,”“她”尴尬得抬头,露出一张再熟悉不过的脸。

这一瞬间,我什么都明白了。

————————————————

谢谢大家的点赞,我也是苦尽甘来。




————————————————

被我发现之后他们就不收敛了,现在父亲又怀孕了。


————————————————

是妹妹啦,评论以后就不回复了。




fin.

﹉﹉﹉﹉﹉﹉﹉﹉﹉﹉﹉﹉﹉﹉
不会揣摩孩子的心理…就自我代入瞎几把写了。

评论(23)
热度(213)

2018-05-27

213